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天地 > 职场观察 > 曹德旺亲自回应“跑路”传闻:站得正,做得正
曹德旺亲自回应“跑路”传闻:站得正,做得正
作者:admin 时间:2016-12-28 阅读: 次

今天早上起,一则消息就在朋友圈刷屏: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人物之一、福耀玻璃董事长曹德旺,投资6亿美元、在美国莫瑞恩建造的汽车玻璃厂正式投产。

按说,这也不是个“新闻”,差不多两个月前的旧事儿了。结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曹德旺耿直无比,说了一堆大实话,比如“中国实体经济的成本,除了人便宜,什么都比美国贵”、“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比美国高35%”、“投资化的重复建设,拖一年严重一年”、“整天讲明年会好,明天会好。谁不想明天好。不切实际的去做那明天会好吗?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们应该改变这个方式。特别你们这些做传媒的”,等等。

一席实话下来,有人心头纳闷:曹德旺这是要“跑”的节奏?

在小编看来,当然也不是。只不过,在李嘉诚抛光国内资产上岸的新闻后,大家对此多少会有些敏感。曹德旺的言行背后暴露出的国内营商环境的问题,我们认为倒是一个真问题。换句话说,民营企业、尤其是实体企业们,究竟为什么要“跑”?

高额税负

“中国制造业的综合税务跟美国比的话,比它高35%。”全国政协委员、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表态引发广泛关注。曹德旺此前还透露,计划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生产汽车玻璃。

一时间,“中美经营成本之争”刷屏。

事实上,无论是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是前不久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均将着力振兴实体经济作为2017年经济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不仅延续了奥巴马的“制造业回流”计划,更准备通过大幅降税等措施,吸引更多制造业企业在美国投资。

换句话说,对于未来经济的振兴,中美双方都选择押宝制造业,“经营成本之争”的实质是“中美制造业之争”。

上个月,《华盛顿邮报》将曹德旺的此次投资视为美国制造回归的象征,位于“铁锈地带”的俄亥俄州,原来工厂关闭,是因为竞争不过中国制造业,现在,中国的工厂反而搬到了美国。

曹德旺的账算得很简单,虽然美国的工资高,但是税低,运费低,电费天然气费用低,还有各种优惠,最后的利润率,比在中国生产高出十多个百分点。

这个账,所有企业家都会算。川普上任后,若落实减税许诺,再加上机器人的大规模使用(即人工成本这块权重减低),在美国生产的优势持续扩大,将有更多的企业家像曹德旺一样,在美国设厂,甚至将重心转向美国。

曹德旺这类企业家,他们去哪里,就把财富带到哪里。企业家是最宝贵的资源,无法轻易复制。一座城市,若有10个曹德旺级别的企业家,这座城市一定不会穷。而一座城市,曹德旺们开始跑了,那未来黯淡。

曹德旺之言笼罩制造业

曹德旺所言非虚,中国制造业综合成本高不高,企业体会最深。

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14日在一个论坛上也表示,当前做实体经济太难、投资成本高,国家应继续落实积极的财政政策,降低企业税费,“一个国家没有实体经济,国家想要富强,我想不可能。”

伊利董事长潘刚也撰文表示,当前实体经济企业的经营难度不小,原材料、劳动力等企业综合经营成本大幅上升。

除了着名企业家的表态,不少在本土成长起来的制造业企业也早已付诸行动。以全球最大的精密铜管制造商——金龙铜管为例,早在2013年,该集团就在美国南部亚拉巴马州43号高速公路边投资建设了第一家美国工厂。

“之所以要去美国建厂,主要是美国对我们反倾销裁决的推动。”金龙集团董事长李长杰告诉记者,而当时在美国建厂选址的过程中,公司最看重的是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和政策。

在奥巴马政府“制造业回归”的导引下,美国各州政府前两年开始就在为增加就业,推出各种吸引外资的政策优惠与创新。金龙在美国建厂,就获得了免费的土地、优惠的能源及税收。

30%~40%的“死亡税率”

天津财经大学财政学科首席教授李炜光告诉记者,虽然围绕企业税负轻重还有一些争议,但是企业家的感受最为真实,现在企业税负仍然较重。

李炜光表示,目前30%~40%宏观税负对企业来说过高,甚至可以称作“死亡税率”。因为我国大部分企业利润率不到10%,30%~40%的税费负担会导致大多数东部沿海加工业企业处于困境之中,甚至亏损倒闭,这也是目前实体经济低迷的重要原因之一。

事实上,政府早已意识到企业被税费所累,降成本也早已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要任务之一,今年也是本届政府减税降费力度最大的一年。

为减少重复征税,国务院5月1日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增值税(下称“营改增”)。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今年1~9月,营改增累计减税达3267亿元。四大行业26个细分行业实现了税负只减不增。财政部预计营改增全年能够达到5000亿元的减税目标。

为降低企业社保费用负担,同样在5月1日,国务院降低了企业社保缴费费率和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初步测算,这些措施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1000多亿元。

另外,政府还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收费项目,扩大18项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免征范围,两次下调电价来降低企业成本负担。

这些减税降费改革举措也让一批企业受惠,不少企业切实收到了营改增减税大红包。

巨额的减税数据为何依然没获得企业家们的认同?财政部副部长刘昆今年6月在国新办就促进民间投资健康发展专项督查有关情况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企业认为税费负担仍然较重有几个方面的原因:一是企业认为当前税费规则体系比较复杂,制度履行成本比较高;二是行政性收费需要进一步清理,税收政策需要进一步落地;三是一些优惠政策的可达性不是很高,有些政策不能直接让企业有比较好的获得感,还需要对政策做一些调整;四是“营改增”等改革确实对国家、企业的管理水平要求比较高,有些企业因为自身管理没有跟上,抵扣链条又不完整,这种情况下企业操作比较困难。

曹德旺回应“曹德旺跑了”

记者:有人说你跑了。

曹德旺:你说说,我什么时候跑了?我在美国建厂20年前开始。这几年美国投资的同时,配合美国的战略,在美国项目开通的时候,我在天津的项目也开通。我在苏州工业园区刚刚拿了一块地。

曹德旺跑到哪里去?

记者:你去美国投资十几亿美金的事已经被传遍了。

曹德旺:我们所有对外的投资,都是经过国家发改委、商务部批准的。有什么错的?我们是全体产业的供应链,我们做玻璃的,都随着汽车厂走。汽车厂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

记者:你接受采访说的话,是你的原意吗?

曹德旺:一点都没有错。

我认为我是正确的,警告中国人你一定要小心,要考虑如何提高国家竞争力的问题,不要整天拍马屁、不着边际的胡说八道。

你这些问题不解决,那中国的这些企业都倒完了怎么办?我说话不是为自己说,只是说要注意美国的这方面条件要比中国好。在那边投资也发现这个问题。福耀制造的市场销路65%在中国,我跑出去干什么呢。但不等于说不出去投资。因为你想变成全球公司,必须在国外投资。

记者:现在国内的投资环境真的如你所说,让企业家不好呆吗?

曹德旺:投资环境其实也没有,大致相同。

但应该承认成本是需要的,中国人现在要去抓这个问题。中国就是中国人的中国,必须把它建起来。

中国因为有这个客观问题,美国欧洲它会让你,最好让你这样坚持下去,那么你去死他也要活,所以中国才会注意到我们要应该怎么纠正这些问题。

记者:去年香港李嘉诚走了。

曹德旺:我跟李嘉诚不能比。

我不做房地产,我不为钱,我捐了八九十亿给中国,我赚的钱也是捐掉。为什么拿我跟他比呢?我是实业家,对那些为了钱的人不屑一顾。

记者:那你会搬走吗?

曹德旺: 我不是搬出去。我今年才投产的美国项目,还没有带来利润。我今年赚到30几个亿,最后我还要承担在美国投资的费用,接近10亿。如果加进来是赚了40亿钱。那么我搬出去做什么?

我做了什么坏事?叛党了叛国了还是反人民了?我不就是在中国做一个私营企业家嘛,为什么要搬走?我根本那些话是告诉中国人,外面的投资环境是什么样的,我们应该要注意这些事情,跟人家接轨。我们有种的中国人,应该团结起来,克服困难。

记者: 你刚才说在美国投资的同时,也在国内开项目。

曹德旺:我是制造业全球供应链。按照我的生意战略,我必须具备全球化供货,才能在中国生存。中国做汽车玻璃的,属于全中资企业,有资格参与国际竞标的,总共不超过2家。一家是我。那中国企业只能单单在中国做,走出去不走出去?

记者:福耀玻璃目前走出去的投资与国内投资的比例大概各占多少?

曹德旺:我跟你讲,其实在外面建厂的还没有销售,占的比例2%、3%不到。我们在中国出口运到其他国家占销售总额的35%,65%的福耀玻璃是卖给本土的汽车厂/商。中国汽车商70%是我的玻璃。你说我跑出去,把那些汽车商扔下来,首先告状的就是那些汽车厂,那我跑出去干什么呢?

记者:你的真话,被人热议,是否担心影响你的企业?

曹德旺:我站得正,做得正。我自己办厂三十年,有二十几年是福建的纳税模范,国家对我还是有信任的。

记者:看来这事对你来说,没有什么影响。

曹德旺:这对我说,一点都没有什么影响。他要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也很随意,因为我知道我的命运靠我自己掌握。我没有做什么对不起这个国家的地方。

  • 参考|第一财经;侠客岛;新浪新闻;MBA智库

  • 图片|网络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一键关注

分享到:
来源:网络
热门推荐